相关文章

党报批苏州“大秋裤”:谁来塑造有灵魂的城市【组图】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zlrhb.cn/

摘 要:【人民日报批苏州大秋裤】近30年,中国建筑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,特别是近10年,大体量、超高层的新特建筑在各个城市拔地而起。与此同时,也带来了“千城一面”、“千村一面”的负效应。作为城市面貌与灵魂的塑造者,中国建筑师该如何作为?在18日召开的首届中国地产设计创新论坛上,业内人士就此展开了讨论。

  《人民日报》2013年08月19日12版 版面截图

  苏州东方之门等建筑

  【人民日报批苏州大秋裤】近30年,中国建筑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,特别是近10年,大体量、超高层的新特建筑在各个城市拔地而起。与此同时,也带来了“千城一面”、“千村一面”的负效应。作为城市面貌与灵魂的塑造者,中国建筑师该如何作为?在18日召开的首届中国地产设计创新论坛上,业内人士就此展开了讨论。

  体制障碍

  “我们的城市建设不是规划师说了算,而是市长说了算”

  无论走到哪个城市,全是清一色的大高楼、霓虹灯、宽马路,并配有所谓的中央商务区。与此同时,传承着中华文化的古建筑群却在毁灭性消失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发现,我国有4万多处不可移动文物消失,其中很多是被各类建设行为毁掉的。

  “北京的四合院、上海的石库门……这些传统建筑越来越少,倒是山寨型的标志性建筑比比皆是,欧陆风情大行其道,导致城市个性丢失、品位低下。”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直言,目前城市居民小区已成为流水线上批量生产的产品,城市特色难以寻觅。“我们的人均住房面积提高了,却失去了自己的文化与传统,难觅心灵的归宿。”

  面对城市“千城一面”的尴尬,作为城市面貌与灵魂塑造者的中国建筑师们,似乎难辞其咎。早在2004年,我国就有4.1万名注册建筑师,从业人群规模相当可观。然而,在当代中国,建筑师们有充分的话语权吗?

  对于建筑师,地产开发商与地方政府才是“业主”。在这个资源密集型、资金密集型的行业里,作为乙方的建筑师们,话语权有限。这从设计费占项目总产值的比重可见一斑。据天津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、总建筑师赵春水透露,在国外,建筑设计费至少是整个工程造价的5%,而我们设计费标准普遍较低。“房子卖2000元一平方米时,设计费是十几元;卖两万一平方米时,设计费只提高到二三十元,而且还要求提供从前期策划到后期服务的一条龙、24小时服务。”

  “我们的城市建设不是规划师说了算,而是市长说了算。这是造成‘千村一面’、‘千城一面’的非常大的体制原因。”乔润令说。建筑圈也有类似的自嘲,“城市建筑长成什么样,市长说了算,开发商算了说,建筑师只能是算说了。”

  自身缺陷

  “建筑创作是否有丰富的建筑语言,取决于建筑师本身的文化修养”

  除了体制障碍,建筑设计师的失语也有自身的问题。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周燕珉看来,在上世纪90年代,建筑设计院都是资深专家,而开发商多是晚辈,设计师自然更有话语权。而现在设计院里多是远离市场的年轻人。

  “建筑设计师应该有职业底线,不能人家要求什么,你就干什么。但许多年轻人是出了校门就进设计院大门,并不了解市场,无法提供既有特色、又有说服力的设计方案。”周燕珉这些年给一些项目作顾问,经常会看到一边是开发商起急冒火,一边是设计院满脸菜色。

建筑学教育脱离市场,导致青年设计师理论与实践脱节,并不罕见。现任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房改革与发展司司长的倪虹,2006年在安徽建设厅工作。当时,省里提出要为农民设计一套具有地方特色的新农村住宅,省里几所高校组织了数百名大学生参与实践。实践结束后,一个大学生的发言让倪虹印象深刻。这名大学生坦言,调研前认为农村住宅设计很简单。如果是独门独户,就把别墅设计方案改一改